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16岁少年术后33天死亡 家属:去世之后医院仍收费|云南
发布时间:2019-07-02 15:49:17来源:优发娱乐-u优发国际-优发娱乐官网点击:18

  原标题:云南16岁少年术后33天死亡,家属:去世已2天医院仍收费

  

  为给16岁的儿子邓琅杰治疗肛周脓肿,母亲代兴艳选择了她认为云南最好的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又称昆华医院,以下简称“昆华医院”),仍没能保住孩子的性命。

  2019年4月24日14时30分许,邓琅杰在昆华医院肛肠科进行肛周脓肿切开引流术后,很快出现了寒战、抽搐、神志不清等症状。

  从肛肠科转进该院ICU重症监护室后,医院连续下达了多次病危通知。经该院多科室和省内外专家会诊,邓琅杰术后继发感染,于5月27日9时58分不幸去世。

  邓琅杰去世两天后,其家属前往医院结账时意外发现,医院在5月28日和29日仍对多个治疗项目进行收费。对此,家属分别向ICU急诊和该院投诉科反映,至今未获答复。

  昆华医院工作人员6月17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该事件已上报至云南省卫健委,因目前要走司法程序,不便回应。

  术前检查申请单写错性别,做前列腺B超遭拒绝

  16岁的邓琅杰,是云南农业大学附属中学高二年级男生,肛周脓肿已烦扰他多时。母亲代兴艳告诉澎湃新闻,2018年8月,儿子就因该病在昆华医院进行切开引流术治疗,“第二天就出院了,医生说半年后复查。”

  4月22日,在校读书的邓琅杰打电话给母亲,称病情复发感到疼痛。

  4月23日,在向学校请假后,代兴艳夫妇带着儿子到昆华医院检查。当日,邓琅杰入院后,前次曾为他手术的肛肠科主治医生建议其住院治疗。

  交费后,医生给邓琅杰开具了心电图、肛门镜等检查清单。澎湃新闻发现,其中一份腹部超声检查申请单上,邓琅杰的性别被误写为女,但B超检查的项目是“肝胆胰脾肾前列腺门静脉”。

  

  家属称,当天下午,邓琅杰拿着这份检查清单前往该院超声科检查时,被超声科医生拒绝。“超声科的医生说,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哪有女生还做前列腺检查的?”代兴艳回忆。

  术前,昆华医院肛肠科出具的邓琅杰病情评估表显示,在评估等级“一般”、“病重”、“病危”3个评估等级中,邓琅杰属于一般病人;其手术风险评估表也显示,他是正常患者,除局部病变外,无系统疾病,手术可在3小时内完成。

  当天15时45分左右,手术结束,家属回忆,从手术室轮椅上被推出来时,邓琅杰意识清醒,但仅20分钟后,他开始浑身发抖、抽搐、寒战,“又过了10分钟后,我们叫他没有反应,休克了。”

  

  肛周脓肿手术后休克,医院数次下达病危通知

  医护人员随即在肛肠科病房内对邓琅杰实施抢救,抢救进行两个半小时后,仍不见好转。

  当天18时05分,该院肛肠科第一次给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当时的诊断为:1、意识障碍诱因待查,2、呼吸衰竭待查,3、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4、肛周脓肿。

  该病危通知书称,上述情况会随时引发危及患者生命的并发症,邓恩来在该份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

  当天19时许,邓琅杰从肛肠科病房转入ICU急诊。4月24日、25日,ICU急诊接连给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内容均与肛肠科下达的病危通知书一致。

  此后,每隔两三天,医院都会为邓琅杰组织会诊。多份院内会诊单显示,参与会诊的科室涉及肛肠科、心血管内科、麻醉手术科、血液科及ICU急诊等十多个科室。

  除了院内会诊,昆华医院也曾请省内外医院专家为邓琅杰会诊。其中,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感染内科专家5月14日的会诊记录显示:该患者病期分三个阶段,肛周脓肿、手术后发生休克、休克抢救期下呼吸继发院内感染;肛周脓肿考虑细菌感染,肠杆菌科细菌为致病菌,后期为继发感染;休克考虑过敏性休克为主,合并有感染因素。同时提到,既往可能存在基础疾病(入院时查出尿蛋白++,原因不明)。

  5月15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ICU科专家的远程会诊记录显示,此次会诊诊断与14日相同,专家建议抗感染治疗。同时,因患者意识状态不好,该专家建议先不拔管。

  5月16日。原先处于持续昏迷状态的邓琅杰清醒过来,这让家属又增添了一丝希望。“从5月16日开始,他的状态逐渐好转,意识清醒,每天都好一点,到5月19日时状态最好,能跟我们打招呼。”家属说。

  5月19日22时50分,昆华医院ICU急诊的主治医生让邓恩来在一份“气管拔管知情同意书”上签字。邓恩来说,在这份同意书上他手写的“我要求拔出气管”系按照医生要求填写。

  该同意书显示,根据邓琅杰肛周脓肿的病情,医院给出了治疗方案。同时,该份同意书中,患者自身存在的高危因素一栏未填写;但在拔气管治疗可能出现的风险一栏包括了心跳呼吸停止、危及生命、急性心梗等所有选项。

  当日23时06分,医院ICU急诊给邓琅杰气管拔管,并停止了呼吸机辅助通气。

  

  术后33天身亡,去世两天后医院仍收治疗费

  5月25日,有护士告知家属,他们尚欠医疗费用1万余元。26日15时左右,代兴艳一次性交纳了3万元,“我想交了3万元,还能多出两万多点。”

  5月27日9时57分,邓琅杰的生命在昆华医院ICU急诊画下句点。医院出具的病故通知单显示,邓琅杰的死亡诊断为:1、脓毒性休克;2、鲍曼不动杆菌败血症;3、肺炎克雷伯菌败血症;4、感染性多器官功能衰竭;5、肺部感染;6、肛周脓肿术后;7、肛瘘;8、室上性心动过速。

  

  家属称,5月29日,他们前往医院收费窗口清账,却遭到ICU急诊的阻拦,该科室要求他们必须在ICU收费窗口进行清账,并要求家属再交纳9万元医疗费用。

  这一举动引起了家属的怀疑,“我们每天交费,没有欠过医疗费,26日下午交了3万元后还有多余两万元,27日早上9点多人就死了,短短10多个小时,要花费12万元医疗费?”

  “我们要ICU急诊打出每日清单明细供核对,但ICU收费窗口的说打不出来,只有清账后才能打出清单。”家属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数十页邓琅杰的住院日清单称,29日晚,他们在医院一楼大厅终端机自行打出了清单。

  邓琅杰的住院日清单显示,5月28日ICU急诊对邓琅杰的收费项目还包括进口动脉采血器等。清单上的费用日期是5月28日至29日,其中收费项目有3项,其余显示已退费。“27日人就死了,28日、29日还在收费,要不是我们打清单快,根本就发现不了。”家属说。

  

  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自邓琅杰入院以来,他们共计交纳现金33万元(不含医保报销的15.8万元),加上“还欠的9万元”,整个治疗费用将近60万元。

  家属还透露,在送进ICU急诊抢救之后,医生要求他们每天到医院附近的药店购买指定品牌和指定厂家生产的药品,也花去近10万元,“比如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这个药很贵,医生指定要深圳一个制药厂生产的,我们找遍医院外面的药店,只有一家有这个药厂的,买药时该药店还要求登记医院、科室、床位和主治医生的信息等。”

  家属提供的发票显示,4月25日,家属向昆明惟郎特肿瘤药品有限公司购买了6000元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发票显示,直至5月27日邓琅杰去世,家属在该公司多次购买静注人免疫球蛋白。

  对此,据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医生指定院外购买的药品对患者有实际帮助,且不可替代,符合规定;但是,如果同样疗效的药品有多个规格和厂家,可以替代,医生指定院外购买不符合相关规定。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像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就有多个生产厂家。

  此外,家属说,他们在比对住院费用汇总清单时发现,清单上的药品数量跟医嘱不相符,“比如氯化钠要比医嘱上多出181瓶,7000多元的伏立康唑片在医嘱上根本没有,美罗培南也比医嘱要多出20瓶来,有些药根本不在医嘱里,到底用过没有都不知道。”

  针对上述疑点,家属表示,他们已分别向ICU急诊和医院投诉科反映,至今未获答复。

  澎湃新闻掌握的证据显示,该医院ICU急诊负责人答复家属时称,收费项目确实存在医保报销比例信息对接错误的情况,“我们也很吃惊,我们这边确实有错误,其它的我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因为这个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该负责人说。

  6月4日,昆华医院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待该事件调查清楚后做详细回应。6月17日,该院答复称,已将事件上报至云南省卫健委,待卫健委批准调查清楚后作回应;而后,该院又回复称,因为目前要走司法程序,医院不便回应。

  6月21日,邓琅杰的家属告诉澎湃新闻,儿子的遗体至今仍在医院太平间内,但账没有清,后事没有办,医院目前也没有任何答复。